快捷搜索:  as  xxx  as ORDER BY 1#  as% ORDER BY 1#  as) ORDER BY 1#

桑蚕养殖现状分析,传统蚕桑业如何“破茧重生”?

四川是世界蚕丝业的发祥地之一,拥有几千年的栽桑养蚕历史。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,这个繁荣的产业,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。一时间,众多丝绸企业纷纷改制破产。

而今,在一带一路东风的吹拂下,丝绸经济迎来复苏,四川的蚕桑产业在沉寂了许久后,又一次站上了风口。2017年全省桑园面积达到195万亩,蚕茧量8.1万吨,位居全国第二,蚕桑丝绸综合产值将突破330亿元,被评为全国优质茧主产区。

我省蚕桑丝绸产业为何能再次绽放?它是否成为西部农业发展的一面旗帜?近段时间,记者带着疑问进行了走访。

A曾经

遭遇市场经济冲击,传统蚕桑企业数量锐减

受传统农耕思想的影响,在上世纪80、90年代,我省几乎每个县都有丝绸厂,由此形成全民栽桑养蚕的兴盛景象。1993年,我省蚕茧的年产量达到14万吨。四川省蚕业管理总站副站长吴钢表示。

然而,随着改革开放,由沿海省份经济崛起所带动的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致使内地农村劳动力纷纷转移。栽桑养蚕、缫丝织绸有着数千年繁荣历史的蚕桑产业却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冲击。

吴钢分析说,过去四川100多个县都在发展蚕桑产业,量虽然大但很分散,户均养蚕仅1张左右,技术含量都不高。分散、粗放带来的最大弊病是区域规模小,农民和企业交易成本高,利润低,因此蚕贱伤农的事情时有发生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从2000年至今,全省缫丝企业由317家压缩到70家,减少78%;缫丝生产能力由114.7万绪降到27.4万绪,下降76%。

黄大明是土生土长的绵阳市游仙区人。上世纪90年代,他从蚕学专业毕业后,进入绵阳市游仙区丝绸厂工作,企业改制后,几经周转离职来到绵阳市涪城区丰谷制丝有限公司上班。那时候,周边很多丝绸企业都在大滑坡,有的改制转企,有的直接关门闭户。做这一行波动大,很辛苦,跟我一样坚持下来的人并不多。黄大明说,和他一同届毕业的30多名同学中,还在从事本行业的只剩下三四人。黄大明的工作经历,就印证了我省传统桑产业的曲折轨迹。

但去年底,绵阳盐亭县蚕桑业迎来了一个好的发展契机,盐亭嫘祖蚕桑生产系统入选中国农业文化遗产。以前,盐亭县老百姓家家户户都会种桑养蚕。1992年全县人均养蚕达全川第一,创蚕业辉煌历史。盐亭县农业局负责表示。

B发力

农头企业逆势转型,高品质生丝远销欧洲

然而,企业数量锐减,传统蚕桑将走向何方?

  • 共4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下一页
  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